中石化馬村油庫儲油罐施工現場(油罐外灰色牆體為防火堤)
儲油罐防火堤上部有較明顯的連接縫

附近一家企業牆外的安全警示牌
中石化海南馬村油庫
  人民網海南視窗11月9日電 (記者 寧遠)隨著一年一度的“119”宣傳月的到來,人們更加重視防火安全的重要性。但日前曾在中石化海南公司馬村油庫施工的工人卻向媒體舉報稱,這家更應重視防火安全的石化單位在進行儲油罐防火堤建設過程中涉嫌偷工減料,按照設計要求該用鋼筋的地方卻沒有用鋼筋,給工程留下了較大隱患。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該油庫施工單位負責人承認防火堤“加蓋部分”沒有鋼筋,但監理、業主單位都知情,監理單位負責人認為舉報情況並不屬實,業主單位中石化海南公司相關負責人未對此作出正面回應。
  工人“用人頭擔保”舉報中石化油罐防火堤施工偷工減料
  “按照設計要求,儲油罐周邊的防火堤應該是鋼筋混凝土結構的,但他們在施工過程中卻偷工減料,防火堤上面部分有25公分至40公分高的牆體沒有放鋼筋。”前不久,曾在澄邁縣老城鎮中石化馬村油庫新建儲油罐工地乾工的阿豐向媒體爆料稱,這樣的工程存在安全隱患,一旦發生安全事故,後果將不堪設想。
  據阿豐介紹,中石化馬村油庫在建的兩個儲油罐(另外還有一個備用儲油罐)防火堤目前已基本完工,但在建設工程中,施工方為了節省成本進行偷工減料,儘量少用鋼筋或者不用鋼筋。“1.7米(施工方後接受採訪稱2.7米——記者註)高的鋼筋混凝土防火堤,最上面的牆體,有25公分至40公分不等高度的牆體,只有混凝土,沒有安放鋼筋。”阿豐告訴記者,防火堤是環繞儲油罐四周、與儲油罐又間隔一定距離而建起的一道鋼筋混凝土圍牆,其主要作用是在意外事故發生後,防止液體外流和火勢蔓延。
  阿豐稱,一道儲油罐防火堤的周長為400米左右,除去預留的進出口,建成的也有330米左右,“據我所知,100米左右的防火堤,上部牆體有40公分沒有鋼筋,100米左右30公分沒有鋼筋,其他的為25公分左右高的牆體沒有鋼筋。”阿豐認為,按照設計要求,儲油罐防火堤是鋼筋混凝土結構,應該混凝土內全部是鋼筋框架,“牆體下部分有鋼筋,上部分沒有鋼筋,這不明擺著是偷工減料嗎?”
  “我可以用我的人頭做擔保,我講得每句話都是事實的。”阿豐就儲油罐防火堤存在的問題,反覆向記者表示他舉報情況的真實性,他告訴記者,“我在裡面乾工,親眼所見到的情況。我既然是實名舉報,我就對我舉報的事情負責。”
  舉報人: “如不相信可當場砸開牆體驗證”
  記者瞭解到,防火堤是用於常壓液體儲罐組,在油罐和其他液態危險品儲罐發生泄漏事故時,防止液體外流和火勢蔓延的構築物。其主要用途是防止油灌發生泄漏的時候將油品限制在一定的範圍內,以防止發生大面積蔓延燃燒。同時,防火堤排水要設置水封井。防火堤覆蓋面積的設置要根據設置區域內油罐的儲量,通常防火堤不應低於120釐米,不能有開裂、沉降,必須保持密封完好,並設置排污閥門。
  那麼,阿豐為何要實名舉報施工方在防火堤存在“偷工減料”的問題呢?在採訪過程中,阿豐向記者坦承,由於他們的木工班組在該工地乾工程,但是幹了快半年的工程,仍有幾萬元的工錢沒有要到。除了討要工錢未果之外,阿豐還表示,因為防火堤是較為特殊的工程,如果存在工程質量問題,極易帶來安全隱患,他出於個人的良知,親眼見到了不說出來,良心過不去。
  “這個問題,我也向監理單位等有關方面反映過,但沒有引起重視。”阿豐稱,由於自己所在的木工班組,與工程施工方存在經濟上的糾紛,“施工方負責人杜先生是通過掛靠別的建築工程單位而分包到的工程,我也是從他手裡分包到安裝模板的活。我向他要工錢的同時,也說到了防火堤少放鋼筋的問題。他說‘隨便你,找媒體曝光也不怕’。”
  阿豐表示,基於以上兩方面的原因,他考慮再三,決定就此事向媒體實名舉報。“他不怕,我怕什麼?大不了那些工錢我不要了,也要討個說法。”阿豐稱,如果對方認為他的舉報不屬實,他願意與對方在工地現場對質,“那部分防火堤到底有沒有鋼筋,當場砸開就知道了。”
  監理方稱舉報人是外行“沒有資格舉報”
  那麼,阿豐舉報的情況是否屬實,業主單位、施工單位、監理單位又是如何看待這一問題呢?11月8日上午10時許,記者來到位於澄邁縣老城鎮的中石化馬村油庫進行實地採訪。
  記者在該油庫外牆見到,確實有在建的儲油罐。在徵得該油庫值班人員的同意後,記者進入了中石化馬村油庫辦公區。在該油庫辦公樓三樓辦公室,記者向一名吳姓負責人出示了證件,並說明瞭採訪意圖。這名負責人帶著記者去找該工程監理單位——金鑰匙工程監理的負責人。
  11時許,在中石化馬村油庫辦公樓一樓前的停車場,金鑰匙工程監理公司負責人向先生對舉報人舉報儲油罐防火堤“偷工減料”的情況予以否認,稱防火堤牆體都是按照設計要求進行施工的,不存在舉報人稱沒有鋼筋的情況。“沒有降低建設標準,完全符合設計要求的。”向先生向記者表示。記者提出要到施工現場進行查看的採訪要求,向先生先是稱可以,後考慮了一下又稱“暫時沒有這個必要”。
  “他(指舉報人阿豐)不具備投訴的資格,他只是一個模板工,怎麼懂這個(鋼筋混凝土防火堤)?”向先生表示,舉報人是一個外行人,完全是亂說的。
  施工方稱“吃了啞巴虧”
  但施工方負責人杜先生卻是另一種說法。
  杜先生稱,防火堤包括地下基層一共是2.7米高,由於他們在進行防火堤牆體地下基礎時多挖了10多釐米深,而鋼筋高度為2.5-2.6米。“澆灌混凝土時,鋼筋一放下去就下沉,所以高度就不夠了。”杜先生承認,防火堤頂部的鋼筋確實沒有達到標高。“其實我是吃了啞巴虧,多用了材料也多花了錢。”杜先生認為自己很委屈,他告訴記者,“這個情況(鋼筋未達到標高)監理、業主單位都是知道的,也通過了他們的驗收同意才封(澆灌)混凝土的。”
  正在杜先生向記者介紹相關情況時,監理單位負責人向先生插話表示,防火堤牆體上部分有沒有鋼筋,不影響防火堤的設計使用。“就如圍牆上蓋了個頂,影響不大。”向先生還當著記者的面指責施工方負責人杜先生,他說,“你不要再講了,不要在這裡畫蛇添足……”
  向先生還向記者表示,別說鋼筋混凝土結構的防火堤,就是紅磚砌起的防火堤也能用:“施工質量保證不了,我們(監理單位)早就歇菜了。”
  儘管監理方不同意記者前往施工現場查看,但在記者的再三要求下,杜先生最終還是同意帶記者前往工地現場查看。在查看現場過程中,他大部分時間在數落舉報人阿豐的不是:“他(阿豐)給我們做模板,做得彎彎扭扭,根本就要不得,而且拖了工期,害了我們;後來也不來撤場,留下一個爛攤子,工錢都拿超(多)了,還說我們欠他工錢。”他說,阿豐當時也對他揚言說,(不給工錢)就要找媒體曝光:“如果我們心裡有鬼,(當時)肯定要順著他來。”
  在施工現場,杜先生帶著記者查看了被舉報人指稱偷工減料的防火堤牆體,記者目測該牆體約有20釐米,外錶面為混凝土,牆頭往下10多釐米有明顯的連接線。對於記者的“(防火堤牆體)施工是否符合標準”的提問,他堅稱完全符合,監理單位、業主單位都沒有意見,而且通過了中石化內部質檢站等多個部門的驗收。
  中石化海南公司拒絕採訪
  11月8日下午,記者按照監理單位負責人提供的電話,與正在外地出差的中石化海南公司負責馬村油庫儲油罐工程的“柯主任”取得了聯繫。
  記者向“柯主任”簡單地敘述了採訪意圖後,詢問舉報人所反映的情況,中石化海南公司作為業主方是否知道此事,又有何看法。沒想到柯先生隨後的回答,根本讓記者插不上話。“你憑一個電話,我怎麼知道你是記者,還不是記者?”柯先生稱,“你應該向我們單位瞭解,我在外地出差,我不能跟你說什麼。”
  記者再三向“柯主任”解釋已經向中石化油庫方面負責人出示了記者證(8日中午該負責人也曾與其電話溝通),而且是從監理單位拿到其電話號碼,希望就此事進行採訪或者通過“柯主任”聯繫中石化海南公司負責人進行採訪。但“柯主任”根本不聽記者解釋,以不容置疑的口氣拒絕了記者的採訪要求,同時還責怪記者稱:“我知道你是成都記者,還是上海記者?”
(編輯:SN095)
創作者介紹

二胎

dq16dqucn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